新聞中心

魯迅與孔子,如何“立人”?

2019-12-18 10:17

來源:紹興網-紹興日報

紹興文理學院魯迅研究院成立典禮暨“魯迅與孔子”高端論壇現場


孔子像

魯迅像

魯迅自己曾說過:“孔孟的書我讀得最早,最熟?!笔聦嵣?,無論怎樣,魯迅總是繞不開傳統基因在他身上的顯現。

為深入探討魯迅、孔子之于民族文化現代性重構的資源性意義,12月14日~15日,浙江省魯迅研究會和紹興文理學院聯合舉辦紹興文理學院魯迅研究院成立典禮暨“魯迅與孔子”高端論壇。

如何對待從孔子到魯迅的立人文化,一些專家學者作了深入交流。

“立人”上的異

孔子立禮教制馭下的人,魯迅立“精神界之戰士”

12月14日上午,在國內近百位魯迅研究領域的專家、學者的見證下,紹興文理學院魯迅研究院正式成立了。探討魯迅、孔子之于民族文化現代性重構的資源性意義,這是魯迅研究院成立后的第一個話題。在今天中國文化復興的背景下談論從孔子到魯迅的文化,有很多值得探討的東西。魯迅的精神力量是從哪里來的?與中國傳統文化有哪些關系?

中國魯迅研究會常務副會長、北京魯迅博物館常務副館長黃喬生說,魯迅從少年起就誦讀儒家經典,“幾乎讀過十三經”。后來雖因家道中落,不得不放棄科考,進入新式學堂。但新式學堂“上午聲光電化,下午子曰詩云”,也說明他與儒家經典仍然保持著聯系。幾十年后,在新文化運動中,魯迅宣稱“孔孟的書我讀得最早,最熟,然而倒幾乎和我不相干?!?/p>

紹興文理學院魯迅研究院成立典禮暨“魯迅與孔子”高端論壇現場。

浙江省魯迅研究會會長、浙江大學中文系教授黃健說,以大歷史觀而論,孔子和魯迅都是中國文化史、思想史上的大家、大師級人物,在人類文明史、文化史上,尤其是在中國文化史、思想史上,他們都貢獻了自己杰出的思想和獨特的智慧。但是,就思想的文化屬性、文明屬性而言,他們則是不同的,需要加以認真區別和辨析。

黃健認為,孔子的思想在中華文化、中國國民性生成的歷史時期,產生了重要的影響,他所主張的以“仁”為核心、以“忠孝禮義廉恥”為綱常的思想體系,在農耕文明相對封閉的時代很好地維系了中國人的心靈秩序和社會秩序,提供了生命的價值和意義的支持。而魯迅則是在傳統的農耕文明日漸式微面臨轉型的時代,以反傳統的姿態出現,旨在擺脫精神奴役,構建“立人”思想體系,讓國民能夠真正地認識自身文化和性格的缺陷,獲得現代文明的洗禮,推動中華文化在新的歷史時期的發展。

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魯迅研究專家張夢陽認為,魯迅與孔子的核心思想是“立人”,就是自己要做什么樣的人,又要樹立什么樣的人。在他看來,孔子和魯迅“立人”的出發點不同,孔子要立的人是禮教制馭下的人,魯迅要立的人則是獨立思考的“精神界之戰士”。不過,他們都把人與人的靈魂和精神視為首位。他們都倡導艱苦樸素的生活作風和韌性的戰斗精神,并以此自勵,達到時代智者之頂。

“立人”上的同

首在立人,人立而后凡事舉;因材施教

北京大學教授錢理群指出,魯迅和孔子都是中國一代一代的,不斷尋找自己的精神家園,即使找不到還得繼續找的知識分子的代表。

張夢陽認為,魯迅與孔子雖然在“立人”的出發點是不同的,但看重人的靈魂和精神卻是相同的。

孔子說:“御民者,縛其魂為上,囚其身為不得己,毀其體則下之?!本褪钦f控制老百姓的方法,上策是控制他們的思想,不得已時才把他們關在監獄里,殺頭是下策。不要以為武力鎮壓才能維護穩定。

魯迅的核心思想是“立人”。20世紀初期,魯迅主張“根柢在人”“首在立人,人立而后凡事舉”,大聲呼喚“精神界之戰士”。認為只有立起具有自覺精神的個人,才有望救中國,扭轉對物質崇奉過逾的庸俗傾向。

而在孔子的心目中,人的生命是第一位的:‘廄焚。子退朝,曰‘傷人乎?’不問馬”。當子路問孔子:“如果讓您來統帥三軍,您愿意和誰一起作戰?”孔子沒有直接給出答案,而是說:“那些赤手空拳和老虎搏斗的人,沒有工具徒步過河的人,死了都不后悔的人,這些人,我是不愿意和他們一起共事的?!苯B興魯迅紀念館的顧紅亞認為,由此可見,孔子不是一個盲從的人,他認為首先要保全自己,而保全自己,不是單靠匹夫之勇就可以的。

對這一認識,魯迅予以認同,在《論“赴難”與“逃難”》一文中,魯迅寫道:“孔子曰:‘以不教民戰,是謂棄之?!也⒉蝗莘追蜃?,不過覺得這話是對的,我也正是反對大學生‘赴難’的一個?!?/p>

宋代理學大家朱熹在概括孔子的教學經驗時提出了“夫子教人各因其材”一語,遂有了“因材施教”這一成語。

孔子有弟子三千,面對這么多學生,他能找出適合每個人的方向,提出中肯的意見和建議。

魯迅雖然沒有像孔子那樣開設私學,教育學生,但他先后在紹興、北京、廈門、廣州等地中學和大學擔任教職,與孔子一樣,魯迅同樣覺得直觀、啟發式教育更能為學生理解和接受。

孔子通過教學宣傳他的思想理念?!白又^子夏曰:‘女為君子儒,無為小人儒’”,這不光是孔子對子夏的要求,也是對他所有學生的要求,要求他們成為品德高尚的人,以此來改善春秋以來“天下無道”的局面,實現恢復他的理想社會的目的。

而魯迅終其一生一直強調“立人”:“想在現今的世界上,協同生長,掙一地位,即須有相當的進步的智識,道德,品格,思想,才能夠站得住腳”,這樣才能在“將來成一個完全的人?!眱扇说膫戎攸c雖然有所不同,但在教育學生、倡導新的教學理念方面,卻各自走在他們所處時代的前列。

作者:記者 童 波 文/攝編輯:雷彥平

  • 越牛新聞客戶端

  • 紹興網微信

  • 紹興發布微信

  • 視聽紹興微信

  • 紹興發布微博

爆料

新聞熱線

0575-88880000

投稿信箱

[email protected]

麻将棋牌游戏 重庆快乐十分直播视频 河南快三购彩平台 怎样判断真钱假钱 广东26选5游戏中奖规则 股票推荐群是不是真的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彩经网 微信红包群二维码 大乐透6种口诀 河北11选五一定牛跨度 黑龙江福彩36选7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