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相傳唐代曾出過五位大夫!這個古村“了不得”!

2019-12-09 08:30

來源:紹興網-紹興晚報

五夫村全景 邱忠海 攝   

“說起上虞五夫村,估計知道或者熟悉的人并不多,因為它是一個地處上虞區虞東與余姚西邊的古村落。然而,歷史上這里卻是上虞建置鎮最早地之一,民國時期設五夫鎮,如今成為擴并后驛亭鎮的一個行政村。”上虞區資深攝影人、野生鳥類保護者協會會長邱忠海說。

“五夫”地名始于唐

五夫村,坐落在上虞區驛亭鎮杭甬運河南岸,大旗山北麓,其村名始于唐代。相傳,村中焦向源,娶史家灣史詠梅為妻。史氏出生書香門第,精通四書五經,恪守傳統禮教,深諳育兒之道。婚后不久,史氏懷孕了,焦家自然喜不言表。可是,史氏入焦家不過滿七個月,就要分娩,這還了得!史氏知道女人的純潔比生命更為重要,她不得不請求接生婆,把孩子扼殺在出生前的瞬間,造成早產夭折假象。然后,第二年剛過了七個月,史氏又生下了一個白白胖胖的男嬰。這下,所有人無法產生任何猜疑。接著史氏又連續3年懷胎七月生子。給孩子取名崇禮、崇義、崇德、崇信。

至唐周武證圣元年,焦家的二子、三子科及進士;周武萬歲通天二年,四子、五子得中進士。四子分別在朝廷授中散大夫、朝議大夫、朝請大夫、朝散大夫,一時名震朝野。但史氏始終開心不起來,因為她有愧于長子!4個大夫兒子知道母親的心事,也痛惜長兄之冤。他們把實情上奏皇上,請求恩典。經地方官核實后,知道史氏的貞節和教子有道,皇上恩賜史氏已亡長子為“右贊善大夫”。自此焦家的五子皆為大夫。同時,朝廷賜五大夫出生地為“五大夫里”。

“七月生子”也許是夸張,然而,五夫地名留存下來就是歷證。并且史籍也多有記載。如《紹興府志》記載:“萬歷縣志在縣城北三十五里,相傳焦氏有五子,皆為大夫。”又有《上虞縣志》記載,唐會昌三年俞球記大夫橋曰:“五大夫里因焦氏立塋于此孝感上蒼而名焉。”清乾隆潘思漢撰《五大夫里記》載:“上虞之五大夫里名勝區也,志稱唐焦氏誕五子,俱膺大夫,孝感上圣,于此立塋,而里以此立名。鳳山之麓有焦婆井,而井有賦篆版蓋于井上,明太常公潘府如其言,啟而錄之版復蓋于井,既而錄賦失于尹姓,迄今不得訪……有舊石刻唐武宗會昌間周援所書:五大夫二橋記刻石塔,今尚存。”后人去大字稱之,是為省便,以“五夫”名之。

“法華古剎”始建南宋

五夫村的南宋古剎又是例證。公元1127年,金兵南侵,擄走宋徽宗、欽宗二帝,連同皇室三千余人,北去為人質。北宋滅亡,史稱“靖康之難”。其中,宋徽宗十八子信王趙榛等在北上的途中,經過慶源時僥幸逃脫,藏身在真定(石家莊市正定縣)。馬廣和趙邦杰為首的抗金義軍,隨即請入山寨,推為首領,周邊義軍聽聞之后紛紛與之響應。《宋史·高宗本紀》中也有記載:“……馬廣奔真定五馬山砦聚兵,得皇弟信王榛于民間,奉之總制諸砦。”之后,趙榛派馬廣去見當時的宋朝皇帝趙構求援,但趙構君臣對此有所懷疑、顧慮。后金國攻破五馬山砦,趙榛逃亡。相傳,逃到慈溪保國寺落發為僧,法號弘德。

宋孝宗當政后,弘德復去臨安見皇侄,一路化緣經過五夫,不料裝有度牒、信物、書札、銀子的錢袋不翼而飛,后含憾而死。宋乾道五年(1169),慈溪書生楊簡夜宿五夫,相傳弘德托夢于他,而楊簡與弘德生前有交情,心領了和尚的遺愿。并許下諾言:吾今赴考,如得功名,日后必在此建一寺院。這年,楊簡果然進士及第。次年,官升嵊州知事,結識天臺僧人師尹,后就選定弘德墓東側建寺。師尹為天臺宗傳人,天臺宗即法華宗,因此取名“法華寺”。因該寺建在運河岸邊,有“接待四方云游”之意,便以“法華接待寺”命名,遂了弘德之愿。

300多年古鐘今尚存

在法華寺大雄寶殿內,有古鐘一口。通高1.95米,腰周長3.18米,唇部直徑1.20米。蒲牢形鈕,覆蓮披肩,身間飾4組弦紋,唇部有8道連弧,形成喇叭狀花口。古鐘周身滿布銘文,字跡已漫漶,但“康熙年”字樣依稀可見。

古鐘雖銹跡斑斑,卻不失古韻。體形碩大,雄渾厚重,鐘的下部及唇口加厚外張,使鐘產生基頻低、儲能大的功能,擊之發出深沉洪亮、綿長恒久的音響,達到震撼人心的效果,反映了先人高超的制鐘技藝。

此古鐘是上世紀80年代,寺院被大火焚毀時唯一遺物,曾裸露于外一段時期。后上虞文物管理所將古鐘運至百官保存。2007年4月,法華寺落成后,上虞文物管理所遂將精心保存的古鐘奉還佛門,也算是完璧歸趙。

作者:通訊員 謝云飛編輯:雷彥平

  • 越牛新聞客戶端

  • 紹興網微信

  • 紹興發布微信

  • 視聽紹興微信

  • 紹興網絡電視臺微博

  • 紹興發布微博

爆料

新聞熱線

0575-88880000

投稿信箱

[email protected]

麻将棋牌游戏